云外天都 - 第600章 结局上 弃妃拒承欢

上一章 目录 下一章

    弃妃拒承欢 作者:云外天都

    第600章 结局上

    说完,他往胸口掏啊掏的,掏出一团来,放在掌心,还颤啊颤的。

    尖上一个红点,都做得极为逼真。

    秦芷儿好奇了,道:“拿过来给我瞧瞧?”

    花子虚把那团圆状物递给了她。

    秦芷儿接过了,在上面摸了两摸,“咦,还真别说,做得太象了。”

    真的很象,无论从手感还是形状上,就极似人体上的那部分。

    这种技艺,已经超越了现代的工艺了。

    花子虚道:“我做了这么多准备功夫,就是为了这一刻,说吧,你想不想考验李迥一下?”

    秦芷儿有些迟疑。

    花子虚便哼了一声道:“他以后是你的相公,如果洞房的时侯,连你真人都认不出来,可见他对你的感情不够深,你得防着他随时认错人!郡主,你是知道的,李迥身边阴谋诡计多着呢……”

    “行了,行了……”秦芷儿摸着下巴道,“还挺有趣的。”

    “对了,女皇送了什么礼物给我?”

    “等我替你考验了九王,自会告诉你的。”花子虚神秘地道。

    “你把嫁衣脱下来给我穿啊,你呢,就呆在壁厨里,可别弄出什么声响来。”

    秦芷儿便脱下了嫁衣,给花子虚穿上,见他极为轻松地换上嫁衣,又用缩骨功把自己缩短了几寸,咳了几声,连声音都变成了自己的了。

    那模样,真是连自己都认不出来自己了。

    她钻进了壁櫉里,透过壁橱的缝隙往外看。

    隔不了一会儿,李迥从酒席上下来,走进了喜房里,外间的下人全都退下了。

    他转过屏风,看着坐在床上的女子,眼底露出了柔光。

    他拿起了桌上放置的银杆,挑起了她的红头盖。

    花子虚含羞带俏地望了他一眼……

    秦芷儿在壁橱感慨,那眼神儿,连她自己看了,都醉了。

    可下一个瞬间,李迥忽地铁杆一挥,便往他挥了去,道:“你是谁?”

    花子虚一个闪身,避开了他的攻击,还垂死挣扎,“王爷,你怎么连我都不认得了。”

    李迥并不答话,急怒交加,“你将芷儿弄去了哪里?”

    他一掌打了去,这一掌雷霆万钧。

    花子虚知道,这一掌下去,他这条小命就没有了,马上滚倒在地磕头,“王爷饶命,我是花子虚,郡主没什么事,我就是跟您开个玩笑。”

    秦芷儿也推开壁橱的门走了出来,向李迥道:“王爷,我在这儿呢。”

    李迥这下慢慢地放下了手掌,眼眸晦暗地看着两人。

    花子虚吓得直冒冷汗,咽了口口水道:“王爷,您可千万别误会,我,我,我,我是大商皇宫的大内总管,是替我家女皇来送礼的。”

    他在告诉李迥,他已经被切了。

    他对秦芷儿没有什么防碍了。

    李迥脸上这才转睛了少许,道:“是么?”

    “是的,是的,我家女皇就想要我跟你开个玩笑。”花子虚哆哆嗦嗦地道。

    “礼物放下,人快走!”李迥也不说多话。

    花子虚从胸口掏出了那团东西,见两人紧盯着他,讨好地笑道:“这地方安全,安全……呵呵呵。”

    秦芷儿撇嘴,“也不怕被人袭胸?”

    李迥冷冷扫了她一眼,她咽了口口水,不敢插话了。

    花子虚再从那里面掏出颗硕大的珠子来,得意地道:“这就是我们女皇送给你们的大婚礼物,你们瞧瞧这珠子,晶莹剔透,百年难得一遇。”

    “放下,走!”李迥打断了他的淘淘不绝。

    花子虚知道今儿个这事真惹恼了他了,放下珠子,给了秦芷儿一个自求多福的表情,往房门口闪了去。

    小黑看见一个女人一边胸口塌着,一边却耸得老高,往前边急走,不由自主地看了看自己的胸。

    心想这婢女长得可真奇怪,一边大一边小,也太明显了些吧?

    还好,她没长成这模样。

    屋子里,秦芷儿小心翼翼地看了李迥一眼,道:“九郎,对不住罗,你别生气,开个玩笑么……”

    她上前拉了他的袖子,摇了摇。

    李迥一扯袖口,把袖子扯了出来,冷冷地望着她,不出声。

    秦芷儿知道今儿个玩笑开得大了,只能伏小作低,拿眼角扫着他的表情,道:“王爷,我只是想知道,无论什么时侯,你都能认得出我来,就象什么时侯,我也能认出了你来一样。”

    李迥哼了一声。

    秦芷儿继续装可怜,“王爷,您瞧瞧,咱们遇到了多少事?如果真有这么一个女人,扮成了我的模样,来接近您,有了今儿这么一出,您以后不就有了防范了一么?”

    李迥抬起了眼眸,道:“这就是你所说的安全感?你对本王,一点儿安全感都没有么?”

    秦芷儿怔了怔,怒了,“李迥,你从哪里偷听来的?”

    安全感,是她成婚的前一天晚上,自言自语时说的。

    没错,她是没有安全感,李迥虽娶了她,但这个世界就是这样的规则,他日后还会娶许多人。

    李迥向她走近,看着她,忽然间叹了一口气,把她拉到了怀里,“芷儿,我会让你有安全感的。”

    秦芷儿戳着他的胸膛道:“是么?”

    她大红嫁衣已经除了下来了,身上只穿了一件小衣,敞开了领子,露出大半的腻白来。

    李迥眼眸变深,道:“有了孩子,你就会安全了。”

    说完,埋首下去,秦芷儿怒了,拿拳头直捶他,李迥把帐子放下,掩住了一室春光。

    ……

    一年之后,产房里面,传来了秦芷儿嘶声裂肺的叫声。

    “李迥,你这个王八蛋,你这个混蛋……”

    众黑云女骑严阵以待,守在产房门外,看着在产房外踱来踱去的李迥,个个儿板着脸。

    侍婢们来来去去的,端着水盘,布巾子,揭了帘子往里走。

    又是一声惨叫,象是脱力了一般,屋子里连骂人的声音都没有了。

    李迥一下子揭开了帘子,直往屋子里走。

    嬷嬷忙拦住了,道:“王爷,产房污秽,您不能进去……”

    李迥哪里听得进去,一把推开她,就走了进去。

    屋子里,几名医女产婆有的在写着方子,有的在熬药,准备剪子与白布等东西,见李迥进来,皆吓了一跳,齐齐向他行礼。

    李迥挥了挥手,道:“她怎么样了?”

    为首的产婆上前,向李迥禀报,“王爷,因着王妃肚子里的是双胞胎,因此,只怕是比普通的生产难些,还好王妃身子健健康康的,不象其它产妇那么虚弱,依奴婢们看,倒没有什么大碍。”

    秦芷儿怀孕之时,四个月的时侯,肚子就特别地大,比一般的妇人大了许多,经御医诊断,她怀的是双生子。

    一提起双生子,秦芷儿就吓得半死,古代医术并不发达,谁知道她怀的是双生子还是双头怪婴?

    双生子带给他们的,不是欢喜,只有担忧而已。

    幸好,秦芷儿想出了办法,让人制出了一个听筒出来,李迥武功高强,耳目灵敏,在那听筒的帮助之下,听出了两个心跳。

    虽然可以肯定了,他们并不是共用一个心脏的。

    可秦芷儿却知道,畸形的婴儿也会有两个心脏,只身体其它部分相连。

    所以,在怀孕的这些样子,秦芷儿的性格便变得阴晴不定了,一会儿悲,一会儿喜的。

    悲伤起来把李迥的祖宗八代都骂遍了。

    喜着起来抚着肚子很甜蜜的样子,还给肚子里的孩子胎教,唱歌儿,讲笑话。

    她想控制自己的脾气,可不知道怎么的,却怎么也控制不了,一发起怒来,天都快要塌下来了。

    只能寻着李迥怒骂。

    李迥也担心得不得了,双生子原本就少,成活率又低,经常是孩子生下来了,也一尸两命。

    于是,珍贵的药材便不要钱地轮番着替秦芷儿补着。

    又哄着秦芷儿经常地走路锻炼,倒把她的身子锻炼得极为健壮了。

    手与腿与粗了许多。

    等到秦芷儿醒起,她已经圆润了不少了,一见自己这幅样子,逮住李迥又是一番怒骂,骂过之后又痛哭,无非是李迥害得她成了这模样,她不要生了,她是世上最丑的孕妇之内的。

    于是,九王妃成了全京城最难侍侯的孕妇的流言渐渐传开了。

    荣国公府的人,想要巴上九王妃的,全都开始躲着她走。

    因为,九王妃一生起气来,可什么话都说得出来,什么刺儿都挑的。

    自她诊断出了双生子之日开始,太后与皇帝还高兴了好些日子,送了不少赏赐给她。

    可自从上门看了她一次之后,太后也好,皇帝也好,全都开始躲着这两口子了。

    赏赐还有,但是,绝对不和秦芷儿打照面。

    打了照面,她能把你从衣服穿戴,挑刺儿挑到了今儿早上吃的早餐之上。

    太后与皇帝都中了招去,其它人就更不敢进九王府的门槛了。

    到了最后,连谢氏与秦子钦都开始绕着她走,一见到她出来,一个说要读书,一个说给她煲汤,然后就消失得无影无踪了。

    可以这么说,秦芷儿这个孕妇一出现,九王府连树上的知了都安静了许多。

    生怕惹恼了她。

    为了平衡这种不利影响,李迥只得请了许多的街上艺人给秦芷儿表演,让她能稍解忧郁。

    到了最后,他自己也学会了说唱逗笑。

    一见秦芷儿有发飙的迹象,马上变身小丑,上演大戏。

    此时,屏风后的产房,又是一连串的骂声,“李迥,我不生了,你这个混蛋。”

    外室的医女与产婆个个避开了李迥的眼神,象没有听见一般。

    李迥咳了一声,很严肃地,背着手就往内室而去。

    进到内室,两名产婆正替秦芷儿准备热水等,见他进来,都怔了怔。

    李迥一挥手,“你们先出去。”

    其中一名产婆道:“王爷,王妃宫口已开,快要生了……”

    你来凑什么热闹?

    男子哪能进产房这等污秽之地?

    对于一般人,她们还可以劝说一番的,但对于李迥这个王爷,她们可不敢劝。

    李迥皱眉,“退下去。”

    两名产婆忙弯腰退了下去了。

    来到室外,其它的产婆医女围了上来,道:“王爷进去了,把你们赶了出来?”

    “没了我们,谁替王妃接生?”

    几个沉默了下来,竖起耳朵往屋内听了去。

    只听得屋子里传来了王妃彪悍的怒骂,“李迥,你这个小人,如果不是你,我怎么会落得如此下场……哈哈哈,真有趣,这是你新学的?”

    “哈哈哈……哎呦,好痛,你这面具从哪儿得来的?”王妃的声音。

    外室的几名医女产婆听了,面面相觑,心想王妃刚刚还怒火升腾的,怎么王爷才进去了一会儿,就哄得她开心了?

    其中一名年青医女,便忍不住了好奇心,往屋子里望了去,一望之下,马上缩头回来,脸上现了惊色。

    其它人围着她小声打听,“怎么啦,怎么啦?”

    那医女缩着脖子道:“没,没有,没什么。”

    这种事,打死她也不能说的。

    她看见了什么?

    她看见了王爷戴了个滑稽面具在王妃面前演着滑稽戏!

    这种滑稽戏,是近此年在天桥底下兴起的民间戏曲儿,不用说话,光靠着动作逗得人哈哈大笑。

    试想一下,英俊清冷的九王脸上戴了这么个东西……这医女只觉脖子上面凉嗖嗖的。

    她很后悔,干什么刚刚偷偷看了那么一眼。

    隔了不一会儿,屋子里面没有声音了。

    王爷背着手,清冷端庄地走了出来,道:“进去吧,王妃没事了。”

    那医女缩着头藏在众人后边,跟着走了进去。

    果然,王妃笑吟吟地躺在床上,精气神好了许多了,哪有刚才爆燥的模样?

    医女产婆们上前查看了王妃的身子,喜道:“宫口开了二指了,差不多要生了。”

    趁着九王妃心情还好,赶紧出来吧,两个小祖宗。

    这是医女产婆们共同的心声。

    到了晚间,终于有了动静了。

    阵痛一阵阵的,李迥又直冲进了产房里,医女们只得视而不见,产婆得更加连劝都不劝了。

    秦子钦与谢氏等在外间,见李迥进去,两人也只装看不见。

    在秦芷儿这段喜怒无常的日子里,作为她的哥哥与娘亲,两人还是挺愧疚的。

    为了躲开秦芷儿的毒舌,两人只在暗底里关心着她,不敢贴近她半尺范围之内。

    也只有李迥不离不弃。

    连谢氏都对李迥改观了。

    “生了,生了,头一个,是个大胖小子。”

    产房里传来了‘哇哇哇’宏亮的哭声。

    谢氏激动得眼泪都流了下来了,向天合什,道:“正常的,是正常的。”

    秦子钦则道:“妹妹福人天相,哪会生下不正常的出来?”

    这些日子,秦芷儿在府里折腾,整天神神叨叨的,把什么话都说了,弄得谢氏也担心得不得了。

    秦子钦则道:“快,快,快点抱出来给我们看看。”

    外边已经准备好了两个婴儿床了。

    也准备了两幅襁褓,准备一生下来,就给孩子穿上了。

    打包好的孩子抱了出来了,谢氏接过,只觉孩子使劲儿地蹬着胳膊与腿,张大了嘴哭,整个人健康得不得了。

    谢氏在产婆的帮助下将孩子放到了婴儿床上。

    隔不了一会儿,产房里又传来了哭声,“又是个大胖小子。”

    秦芷儿不高兴了,有气无力地道:“怎么又是个儿子,我要个女儿,女儿!”

    李迥握了她的手哄,“下一次,咱们一定生个女儿。”

    因为太医早就诊出了秦芷儿所怀为双胞胎,东西都按双份来准备的,倒也不至于慌乱。

    第二个孩子抱了出去了。

    可这时,那名伺侯着秦芷儿,在她身边忙碌的医女却一声惊呼。

    “怎么回事?”

    医女脸上现了喜色,哆嗦着嘴唇道:“还有,王妃还有……”

    “什么还有?”经验丰富一些的产婆上前推开了她,在秦芷儿的肚子上按了按,高兴了起来,道:“还有一个,王妃生的是三胞胎。”

    说话间,第三个也滑了出来了。

    这个孩子,哭声却细弱了些,却也是个健健康康的孩子。

    更让人惊喜的事,还在后头。

    “启禀王妃,这是个女孩儿。”产婆笑着向秦芷儿恭喜。

    秦芷儿脸上露出了笑容来了,“终于生了一个女儿了。”

    这多出来的一个却没有准备好襁褓了,手忙脚乱的,只得把哥哥的襁褓拿了一套出来,替她穿上。

    消息传到了宫里边,自然又是一顿赏赐,无数的好东西从贤德太后那里送了出来了。

    皇帝自求仙失败,知道自己是被人欺骗之后,沮丧了好些日子,躲在后宫不出,只派了李迥监国。

    听到这个消息,头一次的出宫来探望了三个孙子孙女,一看见他们,就走不动路了,从此之后,他的兴趣就全在三胞胎上了。

    隔三岔王的微服私访,访到了九王府上,一访就不动窝了。

    等秦芷儿从月子里出来,那三胞胎已经成了皇帝的新宠了。

    从此之后,九王府便连连发生了夺子大战,李迥想要抱一抱孩子,得寻着空儿,等皇帝微服私访回去之后。

    秦芷儿奶水不太好,喂一个都难,别说喂三个了,她却一门心思地想要自己来喂,因她知道,产妇的初奶对初生的孩子是有免疫能力的。

    ...

    第600章 结局上

    言情海

添加书签

搜索的提交是按输入法界面上的确定/提交/前进键的
上一章 目录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