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野 - 第17部分 魔淫之宴

上一章 目录 下一章

我要勺棠小说,点击进入

    也许也是因为逃跑的女奴-千鹤,让我产生了奇妙伤感吧。

    突然有踩到树枝细微声音刺入我的神经中,这种情况下,可没有多馀的精力,让我悠哉悠哉的伤感了。

    我屏神凝视着,就好像泄上了深蓝色的油墨一般,穿过森林中的一道蓝光。

    接下来,就是狩猎的时间了。

    我拨开茂密的枝叶,轻缓的走向亮光的方向。

    这是远离人烟的深山,也没有特地为观光景色而建的设施,鲜少有人知道这里曾建过旅游别墅。

    将这个形同废墟的别墅当做调教奴隶的场所也有一段时间了,但居然有人会来到这里,这还是头一遭。

    我边注视着,边思考着现今日本的动荡不安。

    大家都勤勉的生活着,谁都以为自己能实现遥不可及的梦望,这是个人人都抱有希望的时代。

    虽然如此,但为了某种意图而疯狂的,难道只有我一个人而已吗?

    我这身与生俱来的极道之躯,却迷恋着一个高傲的女人,我无法抑止想得到她的强烈渴望。

    即使我脚边跪着那麽多屈服於我的女人,但这都不是我想要的,我只是顺从她们的希望罢了。

    就算戴着美丽的饰物,喷洒一身浓烈的香水味,女人所渴求的,不过是一只能好好疼爱她的肉棒,如此而已。

    许久前的那一天,在办公室里和我擦身而过的千鹤的身影,忽然浮现在我脑海。

    直到前天,她一直都是踩着高跟鞋,冷漠的鄙视着走过我身边。

    从我的家世泄露开始,从知道我的秘密开始,千鹤就十分不屑似的逃离我身边。

    就算现在回忆起来,我身体中的血液就好像产生逆流,全身被一股不快感所袭击。

    从黑暗中传来一些不经意的声响,在树枝上栖息的鸟类惊吓的四处飞散。

    在茂密的树丛里,我看到了千鹤雪白的美背,虽然她压低身体但却是遮头不遮尾的暴露。

    在我面前,可见她并没有深思熟虑过,女人的智商毕竟只有这种程度。

    「你在这种地方做什麽?」

    在沉静的深夜,我冷不防的出声,千鹤惊讶的回过头。

    突然一道车灯闪过,将千鹤躲在暗处身躯映照的一身光亮。

    浑圆坚挺的乳房就好像成熟的果实一般,彷若是在经年累月中磨练而成的自然宝石,优美的描绘着腰身。

    我看见的是一双充斥着痛恨的眼睛,它彷佛在控诉着我,告诉我她绝对不会屈服於我,眼里只有恨意。

    车轮咿呀的停了下来,千鹤满怀希望的朝车子奔了过去,就好像生命中出现了一线曙光。

    但在强光中轰立的巨大身影,却轻易的击碎了千鹤的希望。

    从车子里走出来的巨大身影透露着凶恶的气息,是赤城。

    为了寻找逃跑的奴隶,他开着车在路上来回搜寻着。

    发现事态严重的千鹤,立刻转身想跑进林子里,真是个不愿放弃的笨女人,不过这也无所谓,反倒是让我多了点有趣的事可做。

    「让我来吧。」

    赤城将车停在路边,毫无任何疑问,好戏马上就要上演,但这次不用烦劳赤城。

    踏着地上的枯枝,我立刻尾随在千鹤身後追进林子里。

    光着脚在林中奔逃,忍着脚痛千鹤的速度也慢了下来,就好像故意等着我追来一样。

    追着全裸的千鹤,让我产生彼此是恋人的错觉,就好像是场游戏一样。

    奔逃的千鹤身体已经多处擦伤,就连数公尺外的我都能听见她急促的呼吸起伏。

    再被捕获的话,只有更多无以计数的污辱摧残等着她罢了,而且已经惹怒我了,被抓回去的话,必须面对的是更多残酷的虐待,千鹤一定是这麽想的吧。

    千鹤转过头,表情充满了恐惧,但她仍继续奔逃着,眼看我马上就要追到她了。

    虽然已经是垂手可得的距离,但猎捕的狮子一定会将猎物好好玩弄一番之後再吃下肚。

    持续追逐着,我要让千鹤尝到更多恐怖的滋味,她转过头,就快被追上了,嗯~非常棒的表情。

    千鹤她非常希望快点落入我手中吧。

    也很希望我能将浣肠液注入她高抬的屁股中吧。

    一定很希望我能扳开她的双丘,对她说出淫秽不堪的羞辱言语吧。

    希望能像个小孩子似的被我抱在怀中,然後像射出放射线一样的尿尿吧。

    我从身後抓住千鹤的肩膀。

    全被汗水濡湿了,虽然是惊骇而冰冷的身体,但她的心跳鼓动却是如此激烈的经过手心传递给我。

    我加重力气按倒千鹤,就像折断了新生的树苗,我也折碎了千鹤的心。

    千鹤就彷佛崩溃了一般,蹲在地上哭了起来。

    「居然丢下妹妹自己逃跑,你真是太狡猾了,我想都没想过你是这麽薄情的女人啊。」

    千鹤缓缓抬起头看着我,月光洒在她满是泪痕的脸上,似乎想说什麽似的开了口,但却发不出任何声音。

    又被皮制的锁链夺去自由的千鹤贴在水泥墙上,战战兢兢的看着我们。

    就像被锁链绑住的小狗,只能用她唯一自由却不安的眼神看着。

    现在的千鹤不安的蛰着眉头,比起刚才在森林里,她的情绪已经恢复了不少。

    毕竟那场追逐赛全都在我的掌握之间,千鹤只是不分东西的在黑夜中乱跑,简直是困兽之斗。

    「bon,让我来教教这个女人什麽才叫恐怖吧!」

    赤城边舔着嘴唇,边上下打量着千鹤,他抬起千鹤的下颚,淫秽的说着。

    「别碰她!」

    「┅咦?」

    赤城带着不可置信的目光看着我。

    「我说,别碰这个女人!」

    瞬间,沉重的静默在空气中流逝着,但马上就被赤城爽快的大笑声打破。

    「你还是没变啊bon,从小时候开始,你就一直如此。」

    赤城怀念的诉说着,虽然那张放荡的脸已经刻上了岁月的痕迹,他淡淡的看着我沉浸在回忆中。

    「可是,这种纯朴的个性,在秘密结社里是无法生存的,我是为了你好才说┅」一「谢谢你,我知道你很担心我,可是,我不会让其他人碰千鹤的,她是我的女人。」

    赤城的脸瞬间失去了气势。

    「┅这┅这种事没必要吧,我跟你是好兄弟不是吗?」

    我将手探入上衣的内袋,赤城也站了起来,摸了摸自己的脑袋。

    我从宽大的内袋中摸出了一包香烟,打开烟盒,拿出一枝烟。

    握在手上的黑光金属已经清楚的告诉他,这跟集团无关,赤城笑得比刚才更大声更爽快。

    「啊哈哈哈哈┅别开这种玩笑啊bon,啊哈哈哈哈┅我可还没有想过自己的葬礼要怎麽办呢,啊哈哈哈哈┅」

    赤城扯开喉咙大笑,但面对的,仍是我一贯的冷漠。

    内袋沉甸甸的,若是赤城还是坚持己见的话,我真的会杀了他。

    我含着烟,麻由美立刻走到我身边,用打火机替我点燃了香烟。

    我吸了一大口,心情也瞬间落实了,连我自己也没有注意到,已经越来越兴奋了。

    千鹤看着地上,双手被绑在头上,弯曲的膝盖被左右撑开固定在墙上,就像个大型行李似的被挂着。

添加书签

搜索的提交是按输入法界面上的确定/提交/前进键的
上一章 目录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