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野 - 第18部分 魔淫之宴

上一章 目录 下一章

    因为经历了一段逃亡的冒险,千鹤微微浮动的乳房,多了许多条红色的伤痕。

    乳房被麻绳捆住,在我手掌中的是柔软但却变形的双峰。但千鹤却毫无反应,还是看着地板。

    觉得羞耻的模样,被恐怖胁迫的模样,在她身上已经看不到了,放弃希望的千鹤现在只是个美丽的娃娃罢了。

    我要千鹤变成一个肉欲支配理智的奴隶,而不是一个没有心的玩偶,首先必须先软化她冰冻起来的心。

    契机就在此刻降临,开门的声音扰乱了我的思绪,门慢慢的被打开,屋内所有的人都一齐看向声音的来源。

    站在那里的是手被绑在身後全裸的惠理,她害羞的磨着自己的双腿内侧。

    惠理像饱受威胁的小动物,眼光飞快的游移在房内,突的倒吸了一口气,她终於看到自己的姊姊,被挂在墙上的可怜姿态。

    原本还期待着姊姊能来救助自己,没想到她跟自己一样,还被人捆绑在墙上。

    惠理的心里,现在是什麽感想呢?

    「┅姊姊。」

    惠理自言自语般的,用颤抖、微弱的声音叫着。就好像是被惠理的声音扰乱一样,千鹤硬直无知觉的身体又重找回了心。

    千鹤张开眼,痛苦的出了声。

    「┅惠理。」

    姊妹在这种情况下的重逢,当事人是怎麽样的心情呢,我不了解,只是默默的看着她们。

    打破了胶着的时间,惠理倒向房内,虽然手被绑在身後难以行动,但她还是边哭着边爬向千鹤。

    「惠理。」

    自己完全无法动作,看着惠理爬向自己,千鹤的脸激动又痛心的扭曲着。

    「哼,真像是连续剧一样啊,生离死别的姊妹再重逢是什麽滋味啊,该不会等一下就要哭了吧。」

    跟在惠理身後,近藤也进到屋里来,全身都是刺鼻的汗臭味,就连胸口也被汗湿了一整片。

    高壮的近藤比一般人的运动消耗量大的多,只要稍微运动一下马上就会汗流挟背。

    看着惠理的屁股,近藤双腿间的肉棒又闪起诡谲的光芒。

    近藤无底的肉欲,在我和赤城去追捕千鹤的那段时间内,不断的侵犯惠理,但他似乎仍不满足,还想继续呢。

    这麽说起来,惠理被监禁在这里的五天内,究竟被我们侵犯了多少次啊。

    惠理的肉体已经得到了解放的满足感,熟悉了性爱之後,更容易得到快感。

    惠理爬到千鹤身边站了起来,这对可怜的姊妹紧紧相拥,无力的颤抖着。

    我走近她们,交互看着千鹤与惠理的脸,果然是姊妹,长得真像。

    两个人的鼻目一样挺立又有神,丰厚却柔软的嘴唇,并不是只有脸蛋相似,连乳房的形状都如出一彻,这麽说起来,是不是连那里的感觉都┅

    我已经尝过惠理的肉壶了,但却还没有碰过千鹤的,现在千鹤就在我眼前,真想现在就将自己挺立的肉棒插入千鹤的里面好好感受一下。

    在公司盛传我是流氓的儿子的谣言,使得我和千鹤根本没什麽交际的机会,在那段期间,我根本就无法接近千鹤。

    我一直不愿变成像父亲和赤城一样,过着把女人当做食物似的生活。

    但却还是照着父亲和赤城的期待,加入了他们的世界。虽然如此,我还是有一定的原则,只是,是和以前不同的原则。

    曾经背对着我的千鹤,现在除了她的精神之外,已经全被我征服了。

    我不发一语的看着互舔伤口似的拥抱的二人,不经意的看到惠理对我露出责难的眼神。

    知道自己并不是一个人,惠理寻回一遗落的勇气,恢复了少女天真的傲慢。

    她似乎是忘了自己和千鹤现在都是我的阶下囚。

    不管你们再怎麽坚强,都不过如此而已。令人称羡的姐妹爱,正好可以被我拿来利用。

    惠理的眼神里释放出骄傲的光芒,看来我必须好好教导她看清谁才是主人的事实。

    「惠理啊,你的姊姊真是太过份了,她为了自己,居然丢下你一个人逃跑了。」

    我叹了口气摇摇头,惠理不信睁大了双眼,沉重悲苦,却是双无垢的眼眸。

    「你骗人,不可能的!」

    惠理不安的反驳。

    「是不是骗人的,如果你不信的话,可以问你姊姊啊,她就在你身边啊,你就问问她你是不是丢下我自己逃跑了?」惠理听完後,缓缓转向千鹤,千鹤默不作声的看着她。

    「┅姊姊?」

    「你看,她无法否认呢,你已经被全世界遗弃了呢,现在你只能乖乖当我们的玩具了。」

    「┅姊姊,黑田先生所说的是真的吗?」

    惠理再一次质问了千鹤。

    「惠理┅对不起┅可是,姊姊是去找人帮助我们的,姊姊绝对没有丢下你一个人逃跑啊!」

    「千鹤小姐,你的理由还真是动听啊,可是现在惠理正在瞪你呢!」

    惠理的双手被绑在身後,从刚才就一直很顺从的她,已经大声哭喊求救了起来。

    「不要┅我不要这样┅」

    「不要这样,拜托你,不要对我妹妹使用暴力。」

    这个水泥剥落的房间,似乎特别适合女人的悲鸣,我的体内充满了沸腾的热血。

    一边享受着女人的嘶叫悲鸣,我用下颚暗示近藤。

    近藤残酷的狞笑着,轻轻的抱起了惠理,淫秽的凝视着她双股间充血淫乱的媚肉。

    「惠理┅不要,拜托你,你对我怎样都无所谓,只要你放了我妹妹┅」

    「你稍微安静一下嘛,这只是让她们享受快乐罢了,千鹤小姐也要好好看清楚惠理变成女人的瞬间喔。」

    我什麽都还没有说,麻由美已经跪在我面前,双手捧着毛巾做的堵嘴物。

    「喔┅麻由美还真是有心啊!」

    受到我的赞美,麻由美得意的微笑着。

    现在在我眼前哭得像个泪人儿似的千鹤,我马上就会让她露出跟麻由美一样的表情。

    我幻想着千鹤跪在我面前,像是只顺从的小狗,抬着头乖乖的看着我,嘴里咬着堵嘴物,颈项绑着金属的锁链。

    千鹤哭喊着甩动着头,连唾液都滴在乳房上。

    「唉啊,好脏啊,不过这也没办法,千鹤小姐可是能在众人面前垂粪的女奴隶呢!」

    此时的近藤已经撑开惠理的双腿,将她固定在妇产科专用的分娩台上,双手也被绑在头上,惠理成大字形的被绑起来。

    「不要┅放开我┅」

    惠理激烈的甩着头,就像故意配合的似的,乳房也懊恼的颤动摇晃着,就好像掉在盘子内的布丁。

    「我曾经答应过你不伤害惠理,但是是千鹤小姐你先破坏约定的,所以也不要怪我了!」

    千鹤并不晓得惠理已经臣服在我脚下,成为我的肉奴了。

    因为自己的脱逃换来惠理冷漠不谅解的眼神,罪恶感已在千鹤的心中萌芽而生。

    趁着罪恶感侵蚀她的内心时,这是践踏千鹤最好的时机。

    千鹤螯着眉头,担心的看着惠理,眼里却泄上恐惧的色彩。

    千鹤最後将视线放在不发一语全裸的近藤身上。

    近藤暴露出全身筋肉,就连肉棒也像是有锻炼过似的暴胀着。

    那令人畏惧的力量让千鹤倒吸了一口气。

    近藤站在惠理的面前,高举着他傲人的肉棒,惠理转过脸不愿面对,近藤用手轻易的扳回惠理的脸,让她面对自己。

添加书签

搜索的提交是按输入法界面上的确定/提交/前进键的
上一章 目录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