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野 - 第19部分 魔淫之宴

上一章 目录 下一章

    「不要┅放开我┅」

    是因为姊姊就在自己的面前看着吧,惠理奋力抵抗着眼前迫切的危机,不愿吞下近藤高耸的肉棒。但近藤完全没有给她反抗的空间,撑开惠理的嘴就将自己欲望的根源塞入她的口中。

    「呜嗯┅」

    肉棒直接刺入喉咙深处,惠理呜咽的哭泣着,但似乎也不由自主愉悦的舔舐。近藤捉着惠理的头发,让她无处可躲。

    屈服在近藤的暴力之下,惠理已经放弃了抵抗,精神全放在口中硬挺的肉棒上。

    闭上双眼的瞬间,眼泪也不自觉的滑落。

    是因为痛苦吧、是因为悔恨吧、是因为对自己未来已经感到绝望了吧,再过不久,她就会忘了这些苦痛了。

    看着惠理受苦的样子只会更加心痛罢了,千鹤索性转过身,不想看见这残忍的一幕。

    也许是因为她已经了解自己无法再抱着希望,也许是发现早就面临绝望了。

    我抓着千鹤的头发,让她面向惠理。

    「请你看仔细了,就是因为你的逃跑,惠理还只是个高中生,就必须吞下这麽大的肉棒。」

    「唔唔唔┅」

    听不清楚千鹤到底是说了什麽,反正光用想像就知道了。

    不外乎是放过我、饶了我,尽是一些没营养的话。

    如果她能说出一些更有趣的话,我可能还会把塞在口中的堵嘴物拿下来呢。

    「千鹤小姐,你也想要吸吮肉棒吗?」

    千鹤呻吟的摇着头,因太过激烈,一不小心就将口水喷到我的裤管上。

    「请你不咬乱喷口水好吗?等惠理爽完了之後,我也会好好疼爱你的。」

    我帮千鹤擦掉嘴角残留的唾液,抹在她的乳房上。

    「呜呜┅」

    那是一对丰满挺立的美丽乳房,有着不像是为人妻子的年轻张力,乳头因为我的抚弄,已经可爱的硬挺了起来。

    「你该不会是看到惠理而有感觉了吧?」

    「呜呜呜┅」

    千鹤转过头不愿看我,但被我扯住的头发让她只能面对着我。

    眼前是妹妹被巨大的肉棒所污辱,而自己被玩弄的乳头也情不自禁的露出舒服的反应。

    「赤城,你也去好好疼爱惠理吧!」

    站在一旁看着近藤享受的样子,赤城其实早就受不了了。

    「嘿,我知道了,bon!」

    突如其来的声音让在场的每个人都错愕了一下,赤城慌忙的脱掉衣服,露出他丑陋的身体,带着满腹的赘肉,慢慢走向惠理。

    嘴里塞满近藤的肉棒,惠理胀着双颊侧着脸看着渐渐朝她逼近的赤城,她呻吟着身体忍不住微微抖动。

    比起被近藤满身蛮力侵犯的恐怖,赤城那种满身肥肉的欧吉桑的玩弄,已经不是恐惧所能形容的了。

    赤城那双粗糙的双手在惠理柔软的肌肤上来回抚弄着。

    惠理全身起了无法计数的鸡皮疙瘩。

    眼泪已经夺眶而出,近藤的肉棒疯狂的在惠理嘴中抽动着,终於忍不住的流出唾液,像千鹤一样无力的流出溢满嘴里的唾液。

    「呜咕咕┅」

    惠理稍微抬起了下颚,呻吟着。赤城肥短的手指头已经分开她的媚肉,突的刺入深处。

    湿润的柔肉立即发出咕啾咕啾的媚声,而惠理也从鼻中呼出痛苦的呻吟。

    虽然在姊姊面前奋力抵抗着,但身体却将真正的反应表露无遗。

    连日来所养成的肉欲,让惠理的身体早在不知不觉中成了男人发泄用的道具。

    口不能言的千鹤也忘了闭上双眼,惊讶的看着眼前无法停止的淫乱行为。

    被分开固定的双股间,媚肉已微微的开了口。

    接着,肉穴深处也流出了透明的蜜液。

    我并没有嘲讽她,只是静候着让时间悄悄流逝。

    因为我正等着让千鹤被肉欲之火所包围。

    惠理口中的肉棒前後激烈的抽动着,近藤发出低沉愉悦的呻吟,惠理的身体已到达崩溃的硬直边缘。

    近藤满足的吐了一大口气,从惠理嘴中抽出沾着白色黏稠液体的男根,轻轻的抖了几下。

    「要全部喝下去哪,这只母猪只要说一次就懂了┅」

    近藤用手指将流出来的精液全抹回惠理口中。

    「来,喝下去!」

    近藤抓着惠理的下颚,再度下达命令。

    惠理带着水气的眼睛,悲伤的望着近藤。

    带着一丝可能被放过的期待,但面对冷酷的近藤,这是绝对不可能实现的奢望。

    「来,在你姊姊面前喝下它吧!」

    惠理的视线一瞬间瞄向了沉默的看着悲剧发生的千鹤身上。

    看着像包裹似的被捆绑着的姊姊,她不会来救我,再也不会有人来救我们了。

    惠理的眼神掠过一抹绝望,将近藤的精液缓缓喝了下去。

    「好,真是好孩子。」

    近藤高兴的放开手,惠理微微张开嘴,上唇和下唇间还牵着白色的黏稠汁液。

    「接下来,就舔我的吧。」

    将手插入惠理的秀发中,这次是赤城怒张的肉棒,没有怀疑的刺入惠理的双唇内。

    惠理露出了痛苦的表情,但还是尽可能的张开嘴接受高耸的肉棒。

    才刚射精过,近藤萎缩的肉棒瞬间又回复了精力,充血膨胀起来。这次他轻声的将手指滑入惠理神秘的热泉中。

    「呜呜┅」

    「好痛,别用牙齿咬啊,笨女人!」

    受到近藤手指的拨弄,惠理不小心咬到嘴里赤城的阴茎,赤城生气痛苦的狂吼。

    但赤城的怒吼是否有传到惠理耳里,可能还有待考察。

    蹲在惠理大开的双腿间,近藤正舔着她最敏感的性感带。

    惠理的身体就好像被火焰燃烧般的灼热。

    在一旁看着的我一目了然,惠理全身泄上了性感的粉红色,喘息也越来越激烈。

    赤城完全没有动作,等不及的惠理开始用自己的头前後摆动,来感受赤城的肉棒所带来的快感,没日没夜的疯狂淫行,已让惠理体内的淫乱血液完全的觉醒。一旦觉醒的话,就绝不会再度沉睡,但若是体内的淫乱一直没有被发觉的话,也是无法觉醒过来的。

    在亲生姊姊面前,被固定在分娩台上,享受着男人的肉棒而引发出的快感,惠理的身体果然流着淫乱的血液。

    所以同样的,这血统在姊姊千鹤身上一定也发觉得到。

    我看着千鹤,双手被绑在头顶,双脚弯曲张开的被固定在墙上,她也正看着惠理的耻态。

    顺势滑落的唾液濡湿了堵嘴的毛巾。

    「你妹妹好像很喜欢这种事呢┅」

添加书签

搜索的提交是按输入法界面上的确定/提交/前进键的
上一章 目录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