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野 - 第20部分 魔淫之宴

上一章 目录 下一章

    我在她耳边悄声的说着,千鹤不悦的瞪向我,滴落下颚的唾液和那双聪明的眼睛正好形成反比,但也开发了她不同以往的魅力。

    「呜呜呜┅」

    「你想说什麽,我听不懂啊!」

    我愚弄着千鹤,开玩笑似的说着。她似乎很认真的想告诉我什麽,可是现在还轮不到她说话。

    「啊啊,我知道了,你也想要试试看惠理现在的快感吧!」

    千鹤一瞬间像是考虑着什麽似的低下了头,但立刻便撑大双眼,激烈摇着头反驳。

    被我猜到了吧。

    「麻由美。」

    我开口叫了站在房间一角,等着我的命令的麻由美。

    她像只小狗似的高兴的爬到我脚边,麻由美也因为眼前惠理的淫行而兴奋着。

    「是的,主人,您在呼唤我吗?」

    「你已经湿了吧?」

    我用鞋尖对着单脚跪在我面前的麻由美的私处来回磨擦着。

    「啊啊┅主人啊┅」

    麻由美可怜的娇喘着,她倒在地上抱着双脚将阴部对着我。

    全裸的身上只有一条围裙,湿润淫烂的媚肉在白色萤光灯的照耀下,透出淫秽的水光。

    我看着她的中心,践踏着她勃起的花蕾。

    「哈啊啊啊┅」

    「喜欢我对你这麽做吗?」

    「啊啊啊┅主人┅主人啊┅」

    在眼前上映的异常景象,让千鹤嫌恶的低下头。

    曾是同僚中,美貌足可和自己匹敌的麻由美,竟然如此变态的渴求性爱。

    这也不能怪千鹤。

    但现在轻蔑别人的千鹤,马上也会堕入和麻由美相同的世界。

    没错,就在接下来的数十个小时内。

    在鞋尖的抚弄下,麻由美的私处已经流出黏稠的爱液,还闪耀着妖魅的淫光。

    就好像被搁在陆地上的鱼儿,麻由美的嘴一张一合的,翻着白眼就快达到绝顶的高潮了。

    「够了吧,别忘了千鹤小姐的期待,要让她感受一下惠理的快感啊。」

    「是的,我马上去准备。」

    慌乱的起身,麻由美跑向房间的内室。

    麻由美从内室取出一枝2000cc的玻璃制点滴,底部牵着一条黑色的橡胶皮管,首先得先放出二十公分左右的溶液。

    「这是灌注型的浣肠剂唷!」

    我好心的告诉一脸茫然的千鹤。

    可能是想起被灌肠的恐怖回忆,千鹤的阴部瞬时紧绷,身体也瑟缩了一下。

    这段时间内麻由美也做好了准备。

    惠理此时正在努力的舔着赤城肉棒,完全没时间理会接下来即将发生在自己身上的惨剧。

    麻由美像极一回事的将玻璃容器吊起来,在其中注满温水。

    满满的一包2000cc。

    「已经准备完成了。」

    果然是个能干的秘书,麻由美恭敬的行了一礼。

    千鹤悄悄一瞥,我缓缓走向惠理,近藤稍微移了点空位给我。

    我从麻由美手中拿过浣肠器,看着气喘嘘嘘的惠理,轻轻的用姆指塞入橡皮管。

    「呜呜┅」

    硬直冰冷的感触,已让惠理吃惊的全身颤抖。

    她已经能预见到即将降临在自己身上的新悲剧,口中贯穿着赤城的肉棒,但痛苦还不只是这样而已。

    「对惠理而言,这种游戏还是第一次吧。来,好好感受一下这种快感吧!」

    我慢慢松开橡皮管上的栓子,让温水缓缓流入惠理的肠壁内。

    「注入惠理体内的温水,就好像有只温暖的手轻轻抚摸着你吧。」

    玻璃容器中的温水,慢慢的流入惠理的肛门内。

    「呜嗯嗯嗯┅」

    已经超过了1000cc,惠理嘴里塞满了赤城的肉棒,痛苦的发出呻吟。

    因为太过痛苦,惠理用舌头吐出赤城的肉棒,嘴里忙碌的发出噗啾噗啾的声音。

    这个动作却让赤城得到更美妙的快感。

    「呜喔┅」

    赤城发出野兽一般的呻吟,惠理却用尽全身的力气,张开的肉壁瞬时收缩起来。

    惠理舌头的运用让赤城舒爽的射精了。

    赤城满足的叹了一口气,抖了抖腰将变软缩小的肉棒从惠理口中拔出来。

    依照刚才近藤的强求,让惠理在快感的唆使下一滴不剩的享受着精液的美味。

    「啊啊,真是个好孩子┅」

    赤城和近藤站在一边,千鹤仍俯着头,这期间,玻璃容器内的液体已经完全流入惠理体内。

    「惠理的屁股好厉害喔,温水已经全都注进去体内了呢!」

    「啊啊┅好痛┅肚子┅肚子好痛喔┅」

    原本仰面向上的惠理一振的翻过身,做出青蛙般的动作,痛苦的哭喊着。从肛门伸出的管子被我拉在手上,还感受的到她的颤抖。

    无法流出异来物的肛门,就好像被一股强大的力气束缚住,我将橡皮管拔掉的瞬间,突然发出「嘶啪」的滑稽音效。

    赤城和近藤狂笑着,使惠理羞耻的转过头。

    「不行喔,我还想多看看惠理这张可爱的脸呢┅」

    我边说着边用手轻抚着她膨胀的下腹部,惠理猛然转过身。

    「不要┅」

    她无法再发出任何声音,因为她可爱的肛门已经逐渐的痉挛。

    只流出了一点点的温水,一定相当痛苦吧,普通人早就受不了的喷粪了。

    惠理辛苦的忍耐着,果然具有完美的m女体质。

    「惠理,你不用这麽坚持的,你的姊姊也曾在我面前像喷水池一样将大便喷的满地呢┅」

    原本紧闭着双眼的惠理瞬时睁大了眼睛,看向被绑在房间角落什麽事都不能做,只能眼睁睁看着妹妹受苦的千鹤身上。

    「姊姊┅」

    千鹤抬起了无力的双眼,可怜的千鹤只能悲伤又羞耻的再度低下头。

添加书签

搜索的提交是按输入法界面上的确定/提交/前进键的
上一章 目录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