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野 - 第21部分 魔淫之宴

上一章 目录 下一章

    「所以你不用担心,就像千鹤一样的喷粪吧,因为你是千鹤小姐的妹妹,也是个天生的m女。」

    我加重按在惠理下腹部的手劲,手掌已经能感觉肠壁收缩的暴动感。

    「不要┅别┅别这样┅拜┅托┅你┅」

    担心讲话时太过用力会不小心垂粪的惠理,十分慎重的哀求我。

    「好可怜啊,你那麽不愿在别人面前垂粪吗?这样的话,如果我放你一条生路呢?」

    我的话让惠理的脸瞬时明亮了起来,但立刻又蒙上了一层乌云。因为她知道一定有附带的条件。

    「现在我将我的肉棒插入你的肉穴中,等到我射精了就让你去厕所,但你要控制住自己的大便唷,这麽做可以吗?」

    惠理闭嘴不答,只是闭上眼睛紧蛰着眉头,忍受着一波波袭来的腹痛。

    「这麽看来,你好像是想在姊姊的面前大便呢,那样的话┅」

    我再次压迫着惠理的腹部。

    「别这样┅拜托你┅请你┅请你插入我的那里吧┅」

    惠理流着泪恳求着。

    「那里是哪里啊?你要我插入哪里啊?」

    我更加用力的按着惠理的腹部。

    「肉┅肉穴┅请将你的肉棒插入我的肉穴中┅」

    惠理哭着哀求着。

    「很好。太伟大了,惠理。我会好好疼爱你的。」

    我脱掉衣服,雄伟挺立的肉棒感受到千鹤的视线,但现在还不到你,我还不会碰你。

    「啊啊~已经很湿了呢,里面一定很舒服吧!」

    我用肉棒的前端在惠理湿润淫秽的洞口上下挑逗徘徊着。

    「快点┅请你快点进来啊┅」

    惠理微微抬起腰,诱惑般的张开双脚。

    「我知道了,你这个淫荡的肉奴,我现在就要进去了。」

    肉棒对准腔口,一股作气的刺了进去。

    立刻就滑入深处,温热湿润的柔肉好像有一股强力似的吸吮着我。

    为了防止大便流出,惠理的肛门紧紧的闭合着,肉穴也用力的缩紧。

    「哈啊啊┅呜呜┅」

    惠理愉悦的发出舒服的媚声,又立刻慌乱的按住自己的嘴。

    大肠中有2000cc的温水,惠理可是一下也不能放松肛门的力气啊┅

    但麻烦的是这边的小穴似乎快受不了快感的侵袭了。

    「请┅请你动一下┅请你动一下啊┅」

    肉棒刺入深处,正感受着肉壶内狭窄温热的触感,但惠理却已经受不了的恳求着。

    大概是希望我能快点射精吧!

    这些肉奴的想法都在我的掌控之内,我照着惠理的要求,开始前後激烈的做起活塞运动。

    「啊啊┅不行┅不可以啊┅这样的┅」

    「是惠理叫我动我才动的啊,请你不要说这麽任性的话,好好配合吧。」

    无限涌出的爱液在我的肉棒和惠理的媚肉间不断发出噗啾噗啾的淫秽声音。

    肛门已经快撑不下去了,惠理的肉壶也越缩越紧。

    「啊啊┅拜托你┅拜托你┅」

    到底想要求我什麽啊,惠理像说梦话般的呻吟,不断向我恳求着。

    惠理全身淌着汗水,绯红的双颊就像刚跑完百米兢赛,慌乱的喘着气。

    虽然抑止着想大便的冲动,但肉穴中来回磨擦的快感已经让惠理脑中一片空白。

    「不要把大便喷在我身上喔┅」

    我试探性的说着,但似乎完全传不到惠理耳中,她只是不停反覆着「拜托你┅拜托你┅」。

    经过那麽长的时间,惠理的肉壶却是越来越美味,女高中生的强劲吸吮力实在太爽了。

    我的身体深处涌上一股慌乱的甜美感,尿道也热了起来。

    「唔唔┅」

    一股热感在子宫内扩张,惠理呻吟着抬高下颚。此时,我已将黏稠温热的精液射入惠理体内。

    全都射出後,我屏气看向千鹤。

    千鹤用着渴望的眼神看着我和惠理,微开的阴部滴落着透明的蜜液,底下的水泥地板已经被泄成黑色了。

    我看着千鹤所泄出来的水泥地板,并不知道自己的脸上竟已浮现出微笑。

    回复理智的千鹤立刻低下头,但已经太迟了,我早已看到她脸上掩饰不住的欲念。

    千鹤看着亲生妹妹被侵犯居然还会产生欲念,可见她已经差不多快完全成为性的奴隶了。

    肉体和精神都已得到满足,我缓缓从惠理体中抽出软化的肉棒。

    惠理的媚肉彷佛仍在诱惑着肉棒似的闪着红色的淫光。

    一拔出肉棒惠理的肉穴也就立刻闭合,因为她还用力紧缩着肛门,但裂肉中却流出反刍般的白色浊液。

    那是我射入她体内的精液。

    流出的精液经过惠理的股间流向肛门,弄脏了分娩台上黑色的皮革,最後滴落在地板上。

    在这样的失神状态下,还能够忍住便意的惠理,精神力实在令人吃惊。

    「哈啊啊┅」

    惠理看着我,被汗水濡湿的头发狼狈的贴在脸上。

    「你真是太厉害了,竟然能把我搞的那麽舒服,所以你也不要再忍着便意了,就让它喷出来不是比较好吗?」

    我用指腹爱抚着媚肉中央的那颗探头张望的粉红色的花蕾。

    惠理全身彷佛穿过一阵电流,身体不住的颤抖,嘴角吐出极微弱的呻吟。

    惠理的身体深处静静的燃起愉悦的火焰,肉缝中再度流出爱液。

    我以蜻蜒点水的方式轻轻的抚弄惠理,她的花蕾立刻趐麻硬起。

    「不要┅拜托你┅我受不了了┅啊啊啊┅」

    颈部已经冒出血管,她用尽全身的力气忍耐着,但已着了火的身体却再也无法锁住什麽。

    在一声没品的响屁後,惠理的大便迅速大量的喷了出来。

    我慌忙躲避,烟火般褐色的液体四处飞散。

    「不┅」

    就好像想遮住那没品的响屁声,惠理悲鸣着拉扯金属制的锁链,但这一切也只是徒劳无功的反抗。

    在排泄的途中惠理疯狂的想逃开,但这是办不到的。在时间无声无息的流逝中,惠理也继续排粪。

    之前注射的温水混合着惠理的粪便一起被排出来,直到她的肠子中已经空无一物,这场游戏也归於平静。

    惠理没有哭泣,只是好像已经放心似的看着天花板。千鹤却闭上眼睛转过头不愿面对。

添加书签

搜索的提交是按输入法界面上的确定/提交/前进键的
上一章 目录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