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野 - 第22部分 魔淫之宴

上一章 目录 下一章

    寂静的调教室中响起不经意的笑声。

    是我的笑声。自己都没有注意到的笑了出来,没办法,我实在太愉快了。

    看着我捧腹大笑的赤城和近藤也被我影响的笑了起来。

    笑声渐渐扩张在这个被水泥围住的残酷空间内,不停的持续着、持续着┅

    第五章宫舞-本怀·魔淫飨宴

    走廊上响起了生硬的高跟鞋声,已经可以看见背脊挺直,大步走向前的千鹤的身影。

    「欢迎回来。」

    入口处一字站开的业务部全体大声的喊着。接受男性社员所有的注目礼,千鹤满足的微笑着。

    所有男人的视线就像被钉住一般,一直落在往主任办公室走去的千鹤身上,千鹤现在正要去向主任报告今天商谈交易的成果。

    两手撑在主任的办公桌上,千鹤挑衅似的说话态度,流览着文书报舌的主任-宫舞抬起了头,一脸的笑意。

    虽被称为工作之鬼,但对工作以外的所有事物毫无能力可言的宫舞,居然在公司里笑了,真是难得又珍贵的画面。

    只是看着千鹤,宫舞就满面的笑容。看到这一幕,我的胃翻搅着,心中却好像有什麽重物渐渐沉落。

    这麽说来,难道那个流言是真的妈?千鹤和宫舞正在交往的流言,大约一个月前,业务部的所有人就开始谈论着这则八卦。

    像是在加班的夜里被其他部门的人看到两人抱在一起,或是千鹤坐在宫舞车内的助手席上一起到爱情宾馆去,诸如此类的流言。

    我当然是不相信。

    千鹤一点都不适合宫舞那种无趣的男人,能够待在千鹤身边的男人只有我而已。

    我和宫舞是同期的社员,所以有意无意的总是会被人拿来比较,个性南辕北辙也是原因之一。

    生来就讨厌认输的我,最不愿的就是输给宫舞。

    宫舞的父亲是公司里的重要人物,而我却必须隐藏父亲的职业,就像是对比一样。

    但如果是比较工作上的能力,那我可是非常有自信的。自从进入公司以来,我所拿到的契约书就比宫舞多上许多。

    但就家世而言,当然就是宫舞吃香。虽然是同期进入公司,但宫舞现在已经成为我的上司了。

    我感到一股视线,一转过头,原来是秘书课的阪木麻由美在看着我,她正送来营业部的文件。

    抱着巨大的牛皮纸袋,麻由美的眼睛里燃着嫉妒的火光,大概是看到我注视着千鹤的背影吧。

    千鹤和麻由美一样都有抓住男人眼光的魅力。

    她们两个人也是同年进入公司,比起我和宫舞,她们身上值得比较的地方就更多了。

    千鹤的阳光魅力和麻由美的阴柔魅力正好形成反比。比起千鹤的天真活泼浪漫,麻由美的阴郁柔美也有其魅力。

    男人们就好像发现砂糖的蚂蚁,群体的围向千鹤与麻由美身边。这其中,也包含了我和宫舞。

    当我知道除了工作之外对什麽都没兴趣的宫舞对千鹤怀有好感时,的确是感到意外。

    当时麻由美已经是我的囊中物了。

    当然我是很想得到千鹤,但宫舞的出现,却让我越来越想得到她。

    我知道自己的欲望很深,但只要是男人就会想抱尽天下的所有美女,所以我也只是正视自己的欲望罢了。

    千鹤终於对主任-宫舞报告完所有的商谈的成果,走回自己的座位上。

    千鹤的脚步声从我的背後通过时,我算准时机将椅子滑出去。

    没有注意到的千鹤惊叫一声顺势倒在我的膝上。男性同事无不以羡慕的眼光瞪着我。

    「啊啊,抱歉、抱歉,你没事吧?」

    我用只有千鹤听的到的音量,在她耳边夸张的赔罪着。

    直到昨天都会回我一句「笨蛋」或是「变态」然後赏我一巴掌的千鹤,今天却没有什麽太大的反应。

    「真是抱歉。」

    千鹤冷漠的回了我一句。

    是我的玩笑开的太过份了吗?但千鹤似乎没有生气,只是说话的口气好像是受了威胁般。

    那个高傲的千鹤会被要胁┅难道是针对我。

    为什麽?

    千鹤走回自己的座位上,开始敲着电脑的键盘。她的侧脸还是那麽高傲,是因为感觉到我的视线吗?

    心中升起了不祥的预感。

    我的视线漫不经心的游移在办公室的各个角落,最後落在宫舞转过头的办公桌上。

    办公室里的空气逐渐凝重了起来,我再度看向千鹤,她好像想逃避什麽似的猛敲着键盘。

    在安静的办公室中,千鹤的打字声却不合常理的大声。

    在一连串的打字声中,千鹤站了起来,就好像受不了我的视线一般,千鹤离开了办公室走到走廊上,我跟在千鹤身後追了出去。

    知道我追来的千鹤,便转身走入茶水间。我立即也跟了进去,千鹤靠在墙壁上,不自觉的发抖。

    「到底是怎麽了?」

    我跟千鹤与其说是同事,其实早就踏出进一步的关系了。我们约会过几次,也接吻过。

    所以,我完全没有信过她和宫舞的流言,但我眼前的千鹤却好像正被一个莽汉袭击似的瑟缩颤抖着。

    「到底发生了什麽事?」

    我轻碰着千鹤的肩膀,再问了一次。

    「不要!」

    千鹤转过身推开我的手,用一种很嫌恶不耻的目光看着我。

    「别碰我!」

    就像碰到什麽滚烫的东西,我倏地收回手。太震惊了,居然被千鹤这麽拒绝,我怎麽也不敢相信。

    一瞬间想起了不好的回忆。高中的时後,我喜欢上一个每天都会在通勤电车中遇见的女孩。

    有一天,我终於对她说出了「我喜欢你」,那个女孩也以「我也是┅」接受了我的告白。

    我们制造了很多回忆,每次都到游乐园、音乐会、水族馆之类可爱的地方约会。

    有一天她来到我们相约的地方,却带着被要胁似的眼神。对,就像今天的千鹤一样。

    然後,她告诉我「我们不要再见面了」。

    「因为,你的父亲是┅」

    她没有把话说完,但我已经听的够清楚了。

    -你的父亲是流氓-

    「你知道了?」

    对我的疑问千鹤默不作答。突然砰咚一声,水壶的笛声响了起来。

    某个女职员听到笛声慌张的跑了过来,看到僵立在茶水间里的我和千鹤。

    「只是瓦斯忘了关。」

    千鹤边说着边关掉了瓦斯,散播在空气中的笛声也渐渐消失,茶水间又恢复了平静。

    女职员什麽都没有说,就像来时一样,又匆忙的走开。

    「从以前就有很多传言了,而且公司想把我调到另一间分公司。」

    千鹤说着她所编出来的好理由,但却同情般的对我抿了抿嘴唇。

添加书签

搜索的提交是按输入法界面上的确定/提交/前进键的
上一章 目录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