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野 - 第23部分 魔淫之宴

上一章 目录 下一章

    「公司┅是宫舞要你调过去的吧?」

    千鹤没有回答,却露出了困扰的表情。

    「哼,果然如此,你早就计划好了,早就想着要把我甩掉是吧!」

    就因为我的父亲是一个流氓。老是捉倡着人权的日本,就连这麽一点小事也无法容忍。

    但我也早就不期望这种身世有人会谅解,再过不久这些同事看我的眼神就会改变了吧。

    不,也许已经改变了。

    走廊上的人群包围着茶水间,大家都铁青着一张脸愤恨的看着我。

    昨天还以同事自居的家伙们,现在却都像脱离栅栏的危险野兽般的用凶恶的眼神看着我。

    躲在男性社员背後露出骄傲神情的是刚才闯入茶水间的女职员。

    这就是所谓的社会正义,如此丑陋的假面具。

    「园内小姐,你没有事吧?他对你做了什麽吗?」

    其他的女职员故做好心的问着,什麽时候我已经变成一个不折不扣的大坏人了。

    我的信用就这麽轻易的崩溃了,那麽多年建立起来的人际关系,究竟算什麽?

    全都毁了,全都消失殆尽了。

    「真是一堆白痴。」

    穿着西装的正义使者抓着我的手,我不假思索的拿起放在流理台上的水果刀。

    瞬间耳朵内充斥着痛苦的悲鸣,活生生甜美的香味刺激着我的鼻子,乳白色的地板泄上了鲜血,滴滴答答的溅湿我的鞋面。

    千鹤用一种极近冰冷的目光回过头看了我一眼。

    好像我是被这个世界所遗弃的人一样,那眼神还带着某种程度的怜悯。

    四处充满了沸腾的悲鸣,然後渐渐的远去退开。我的眼前好像降下一层薄膜,让我的世界瞬息间完全黑暗。

    早知道会发生这种事,当初如果选择适合自己的人生就好了。在那个用暴力渲泄一切的世界,如果活在那个能让自己的欲望正常化的世界就好了。

    谁抓着我的脚?我向下看,磁砖地板消失了,我只能飘浮在伸手不见五指的黑暗中,得不到任何救赎。

    从黑暗的深处冒出了一双青白色的手,紧紧的抓着我的脚。

    我不断挣扎却是徒劳无功,那双青白色的手将我的身体拖进黑暗的深处,我大声的求助着,但喉咙间只有风声呼啸而过。

    我乘着速度,慢慢的堕向黑暗深处--

    似乎听到了什麽。好像是在呼唤我。但这并不是我的名字,而是一种呼唤我的神秘暗号。

    主人┅主人┅主人┅

    主人┅是在叫我吗?我是主人?主人到底是┅?

    一道刺目的闪光划过,我睁开眼。

    在灯光的逆反射下,伫立在我眼前的是麻由美的身影。露出焦虑的眼神,她担心的呼唤着。

    「主人┅主人┅」

    我躺在沙发上,怎麽会又梦到当时的情景呢,真是令人不悦的梦魇,我的脚踝还残留着被紧抓的感觉。

    我推开担心的麻由美,站起身。

    拿起一旁桌上的玻璃杯,将浮着薄冰的威士忌一口气全灌进肚子里。

    「近藤先生已经将宫舞主任带来了。」麻由美说。

    今天是宫舞回国的日子。为了完成千鹤的调教工作,我特地派近藤去把宫舞带了过来。

    「宫舞现在在哪里?」

    「一样是在四楼的房间。」

    他就是激发出我的本性,将我推入黑暗中的男人,宫舞现在就在我的附近┅身体中的血液突然沸腾起来。

    「很好,我们可不能让重要的客人等太久了,他可是个把时间当生命的男人呢!」

    我立刻朝宫舞的方向走去。

    真的是相当悲惨,宫舞完全失去了平常的气势,他要求近藤帮他松绑,但还是徒劳无功。

    宫舞的脸被压在地板上,他惊惶的一动都不敢动。

    我走到他身边,由上往下的鄙睨着他。他的双手被捆在身後,我不会像对千鹤一样简单的就放过他。

    我不会输给这个男人┅

    刚才的梦魇再度涌上心头,我怒目相向的看着宫舞。

    「你到底要睡到什麽时候!」

    我的脚比思维更快的踹向他的腹部,宫舞痛苦的惨叫了一声。

    「好可怜啊,宫舞主任。」

    一阵激烈的咳杖声後,宫舞终於看向我了。

    宫舞因痛苦而两眼发红,但还是一付除了自己之外,其他人都是白痴的精英份子姿态。

    「┅你是┅黑田┅」

    宫舞似乎已经恢复了意识。

    「好久不见了,真高兴你还记得我啊!」

    「这到底是怎麽一回事?你到底想要做什麽?」

    「那时候实在麻烦了你很多事啊,所以我想回个礼给你。」

    当我说到「那时候的事」还故意加强语气,宫舞大概也已经知道我所指为何,脸色突然沉了下来。

    但他的脸上已经充满一条条红红紫紫的伤痕,所以我实在看不太出来他的表情变化。

    「不是的,那是有理由的┅我并不是┅」

    「无所谓,你不用解释了。」

    我伸手住宫舞想要辩解的嘴。

    「我已经不恨你了。那与其说是恨,倒不如说是感谢。」

    对我温暖的语气,宫舞的脸上霎时布满了不可思议,那是因为他并不了解我话中的意思。

    「我现在过得非常充实,想要什麽就能得到什麽,跟以往上班族的生活比较起来,实在是快乐多了。」

    这句话倒是真的。

    「┅这样啊。这样的话,为什麽你要用那种眼神看着我?」

    「我刚刚不是说了吗,我不论想要什麽东西都能得到手,现在过着十分快乐的生活。你也动动脑筋嘛,当个上班族,难道除了工作之外,什麽都不会花脑筋去想吗?」

    被绳子绑着的手已经发麻酸痛,宫舞稍微弯了一下身体。

    「真没办法,那我就给你一个提示好了,你所拥有的东西里面,我最想要的是什麽呢?」

    宫舞沉思着,突然惊讶的睁大冒着血丝双眼。

    「难道说┅你┅」

    「你蛮聪明的嘛,在你到马尼拉出差的这段时间里,我已经好好调教过你心爱的女人了。」

    「我就觉得奇怪,为什麽打了那麽多通电话回来都没有人接?」

    好像能听的见他恨得咬牙切齿的声音。

    「再说什麽都已经嫌太晚罗,现在千鹤已经成为我的肉奴了,我已经开发出她那不为人知的淫荡本性,你一定也没有看过吧!」

添加书签

搜索的提交是按输入法界面上的确定/提交/前进键的
上一章 目录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