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野 - 第24部分 魔淫之宴

上一章 目录 下一章

    「┅你胡说!」

    宫舞颤抖的大叫,似乎也没什麽自信。

    瞧他瞪着我的模样,就知道他从没有满足过千鹤的性欲。千鹤和宫舞的生活一定没有充分的得到过性的喜悦。

    「这可不是胡说的哟,因为千鹤和你的夫妻生活从来没有得到满足,她是这麽告诉我的啊,这也没办法,她喜欢的人不是你嘛!」

    「搞清楚你自己的立场,你这个丧家之犬┅千鹤才不会屈就於你呢。」

    「你被说的很糟糕呢,bon。」

    赤城从我身後发出了似乎很兴奋的声音。

    他生平最讨厌像宫舞这种一脸青菜的精英份子,早就希望能好好教训他了。

    比起虐待眼前的这个男人,我对千鹤最後的调教远比较有兴趣。

    千鹤将会在今天的调教下完全脱颖而出,而宫舞则是这场游戏中的最後一步棋。

    「近藤。」

    我下达命令,近藤走到宫舞面前,得心应手的把布团塞进宫舞嘴里,再贴上一层胶布。

    宫舞大力的呼吸着,反正他也无法发出任何声音了。

    「就这样绑着他吧。」

    将麻绳悬吊在攀附在墙壁的瓦斯管上,双脚也没有被放过,宫舞现在真的是除了呼吸之外什麽都不能做了。

    「就用眼睛看清楚吧,老头!」

    近藤说的没错,看清楚是很重要的。

    没有动的必要、没有说话的必要。但,等一下所发生的事,我要宫舞睁大双眼好好的看清楚。

    宫舞被关进特制的置物箱中,我也不忘留了一点小缝,让宫舞能看到外界所发生的事。

    全都准备好了。

    我什麽都没说,赤城已经自动的抬起置物箱走出房间,他一直都很喜欢看到别人的痛苦悲惨的样子。

    还没吸完手中的这枝烟,赤城已经抬着千鹤进来了。凌乱的长发遮住她的乳房散在她的胸前。

    「千鹤小姐,你觉得怎麽样啊?」

    对我的问题,千鹤只是低下头,静静的摇摇头。

    「请你┅请你放了我吧┅」

    千鹤用极细微的音量自言自语。

    「我知道了,今天我就会放了你。」

    「真的吗?」

    千鹤的脸瞬间变得明亮。真是太美了,看着她,我不觉倒抽了一口气。

    「是真的,因为是你想要离开我。」

    我的回答让千鹤的表情又变得复杂,她正盘算着怎麽说才不会伤到我吧。

    但她马上就不会有多馀的精神去想这些无关紧要的事了。

    待在这里的几天,已经让千鹤体内的m女潜质觉醒了。

    看到我使的眼色,赤城和近藤不怀好意的笑了起来,整个房内都是他们的笑声。

    转过头看着我的千鹤,眼神中带着不惜己身的好色期待。

    「所以,请你跪在我脚边侍奉我吧。」

    「可是┅」

    虽然有点抗拒,但千鹤立刻就走到我身边跪下来,将手伸向我的股间。

    我听到她吞口水的声音。

    「你看,很想要吧。拉下拉链,里头有你渴望的好东西喔!」

    千鹤抬起头看着我,立即又羞耻的垂下眼睛。只有那双白色的青葱玉指继续动作着,慢慢的拉下我裤子的拉链。

    看着其中硬挺高耸的肉棒千鹤倒吸了一口气,一脸很想舔舔看的样子。

    「很想舔舔看吧,想怎麽做就怎麽做吧┅」

    等不到我的命令,千鹤用舌头包含着肉棒,让它顶在喉咙的深处。

    然後慢慢的,充满爱与温柔来回的舔舐着。

    噗啾噗啾噗啾┅

    啾噜啾噜啾噜┅

    曾是不屑我的高傲女人,现在却变成肉奴侍奉我,还一脸高兴的舔着我的肉棒。

    真是太愉快了,比起身体的愉悦,心理上的满足似乎更胜一筹。

    边舔舐着肉棒,千鹤的双颊也泛起一阵红晕。

    她一直很期待能舔舔看这枝硬挺巨大的肉棒吧,所以现在才会那麽兴奋。

    这也没办法,被监禁在这里这麽多天,一直都没日没夜的被我淫虐污辱,但今天还是这麽多天来第一次尝到活生生、又硬又挺的肉棒。

    我用眼角的目光扫向堆积着一堆杂物的置物箱,从箱子的空隙中朝我和千鹤的方向扫来一股灼热的视线。

    宫舞正看着我们呢,千鹤已经变成我的所有物了哟!

    「你已经湿了吧?」

    舔着肉棒的千鹤已经堕入绮丽的梦境中,一点都没有发觉到我说的话,只是一昧前後的摆动着头,精神已经到了恍惚的状态。

    我稍微抬了腰,肉棒从千鹤的嘴中滑出,顺势打到我的腹部发出啪答的声音。

    「啊┅」

    千鹤不小心泄了声,马上发现自己的唾液还闪着光牵着丝和我的肉棒难分难舍。我又摆了摆腰,千鹤一边慌乱的调整呼吸一边对我投射不满的眼神。眼睛湿润,身体却因兴奋而不停颤抖着。

    「打开你最羞耻的地方让我看看吧,一定已经洪水泛滥了吧?」

    「这种事┅」

    千鹤闭上嘴,就算没有用手摸也知道自己的双股间已经湿透了。

    「你不听我的话吗?那麽,这次的调教也结束了。」

    千鹤看着地上思量着,最後终於下定决心似的躺在地板上。

    从这个地方-比起从水泥砌成的调教室中解放,千鹤却有了更渴望的东西。

    比起自由,千鹤却在我眼前以这种屈辱的姿态选择了我。

    肉欲已经征服了理性。

    「啊啊┅请不要再让我等待了┅」

    千鹤搓揉着自己的乳房对我张开双腿,柔软的脂肪丘上乳头已经可怜的硬立勃起了。

    「怎麽?你已经不再坚持了吗?」

    「┅是的,我┅我已经不再坚持了。」

    千鹤的手从乳房滑落湿润的丛林中,玩弄着自己小小突起的花蕾。

    淫秽的媚肉间流出了白色黏稠的爱液。

    「你想要我怎麽做?告诉我吧?」

    「请你进到我体内。」

添加书签

搜索的提交是按输入法界面上的确定/提交/前进键的
上一章 目录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