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野 - 第26部分 魔淫之宴

上一章 目录 下一章

    近藤把惠理抓到宫舞面前。

    其实这并不是随便说说的。

    连日来的调教已经让惠理体内的淫乱本性觉醒,惠理湿润的眼睛正凝视着隐藏在麻由美身体下宫舞的肉棒。

    「┅惠理。」

    惠理不知所措的走到宫舞面前。

    「请┅请让我加入你们┅」

    说完惠理立刻跨过宫舞的脸,将湿热的花卉对着他。

    我看不见宫舞到底是做了什麽,但惠理却发出喜悦的呻吟,十分享受的将下颚抬起来。

    赤城又将自己的肉棒塞入惠理的口中,近藤也依样把自己的家伙送进麻由美嘴里。

    一群裸露的男女就沉溺在疯狂中开始交配,完全的抛开这世界上所谓的道德,仍继续着这令人做呕的行为。

    千鹤自动的摆起腰想藉此刺激我的神经,我看向她,她的眼里居然也充满着欲望的凝视着我。

    「请你更激烈的搞我吧┅」

    看着自己的丈夫与同事交欢,还像狗一样舔着自己妹妹的耻穴,千鹤也想更达到高潮的向我请求着。

    我默然的从千鹤的肉壶里拔出肉棒,和千鹤分开的身体间还牵着如丝般的爱液。

    「不要拔出来┅」

    千鹤红着眼眶向我哀求。

    「有没有搞错啊,你可是我的奴隶喔。奴隶是没有立场要求主人的,你懂了吗,你是我的奴隶啊!」

    千鹤玩弄着自己的花蕾,不甘愿的看着我,就好像快哭出来似的。

    「┅对不起┅」

    真像个耍赖的小孩,千鹤一脸渴求着肉棒的样子。

    「如果想要我插进出的话,就做一个哀求我插入的动作来看看吧!」

    听到我这麽说,千鹤立刻像小狗一样跪在地上,将流着爱液的股间对着我。

    千鹤把手伸到两片花瓣前将它撑开,殷红的内部已经充血,爱液濡湿了腔内的黏膜,正闪着妖魅的淫光,一闪一闪的诱惑着我。

    抬高臀部,千鹤歪着头看向我,她似乎是打算以自己的美貌和淫秽的阴部来勾引诱惑我。

    「宫舞在看呢,你无所谓吗?」

    房间中央的赤城和近藤采推车体位淫虐麻由美和惠理的阴户,而两个女奴则相争舔着宫舞的肉棒。

    虽然身体舒爽,但像苦行憎般的宫舞却流着泪,痛苦的看着千鹤淫荡的求爱姿势。

    「┅千鹤┅」

    千鹤回应似的看了宫舞一眼,立刻又面向我,边振动着白嫩的屁股边说∶「我┅我已经是你的奴隶了┅」

    宫舞仰起头像野兽般的嘶吼,就好像是打从心里发出的狂笑一样。

    千鹤边喘息呻吟着,边用双手撑开自己的阴户。

    淫秽妖魅的肉窟正满心期待着我的插入。

    「千鹤┅我可爱的奴隶啊┅」

    「啊啊┅┅主人。」

    我将肉棒顶住她裂开的洞口,用龟头感受她温暖的湿热,缓缓摆动着腰,我慢慢的进入千鹤的身体中。

    身体彷佛被撕裂一般,千鹤从嘴角溢出满足的呻吟。

    声音透过水泥墙的反弹,再度在身後响起。

    感受着媚肉强力的吸吮,我开始前後摆动着腰,堕入绮情的世界。

    终章

    那一天,我在宫舞面前完全解放了千鹤,让她成为一个完整的肉奴。

    这是在梦醒时所看见的瞬间。

    宫舞流着泪一直看着我与千鹤的交欢,却仍与麻由美和惠理陷溺在无止境的肉欲中。

    这个曾带给我屈辱的男人扭曲着脸,以往社会精英的形象再不复见。

    那一天在场的四个男人三个女人都已经堕入永不停止的淫魔飨宴中,只是不停疯狂的食求肉体的快感。

    於是宫舞崩溃了。

    隔天,赤城送宫舞回家。我让他看了当天的飨宴和千鹤的调教录影带,当然我也十分清楚如果他将这卷录影带送到警方对我会有什麽影响。

    但就算不这麽做,精神已经被完全崩坏的宫舞也做不出什麽威胁我的事了。

    千鹤并没有随他回去。

    惠理也留在这里。

    後来曾听麻由美提起,宫舞连续一个月拒绝与人接触,当然也没有去上班,已经遭到解雇了。

    我和这三个女人组织了一个普通的家庭,她们仍等待着我无情的玩弄。每天都继续着相同的事情,我也为了让更多女人蜕变为肉奴而努力的调教她们。

    但等到这些女人完全顺从了之後,我的乐趣也慢慢被剥夺减少,所以现在我正研发新的淫虐方法,希望能更上一层楼。

    我现在正考虑着是否要再回复到一般的上班族的生活,重新寻找猎物。

    现在,我正坐在书桌前写着下个公司的履历表。

    【完】

添加书签

搜索的提交是按输入法界面上的确定/提交/前进键的
上一章 目录 下一章